Operation restrictions

Currently, there are several closures.

More

返回

考古研究

布拉格城堡考古研究历史

十九世纪圣维特大教堂建造工程和圣乔治教堂修复工程发掘了布拉格城堡下方的许多历史古迹。1925-1929年间这里进行了首次也是最全面系统的一次考古发掘,而这主要是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首任总统入住而做的准备工作。1929年初步发掘结束后,城堡又进行了多次不同程度的文物抢救性研究。这一阶段的主要成就是让考古人员首次掌握了布拉格城堡真实旧貌。

1945年后,城堡区在经历多次重建的同时也见证了考古研究的不断深入。1950-1951年间,布拉格城堡中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即约建于九世纪的“圣母玛利亚教堂”被发现。圣乔治修道院的考古工程(1959-1963年)则成功发现了普热米斯尔王朝的最古老墓地。七十年代末,在布拉格城堡骑术学校后方的Lumbe花园中,考古人员还成功发掘了九世纪末至十一世纪初的墓地。

八十年代初起,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对城堡的认知也逐步完善,例如掌握了罗马时代皇宫的结构。目前布拉格城堡依旧在进行抢救性研究和初步发掘。近期的研究成果包括:1996年,Lumbe花园古迹发掘,内容包括可追溯至史前时期的建筑和生产设施,以及青铜时代(乌尼蒂茨文化)的墓地。最具价值的现代发掘要数文艺复兴时期的饮用水陶瓷管道系统莫属。

考古发掘现场

目前在布拉格城堡各座建筑遗迹和地下古老的建筑结构中均可以看到大量的考古研究痕迹。部分现场向公众开放。

其中最为古老的建筑遗迹是博里沃伊一世于885年下令建造的圣母玛利亚教堂。这是波希米亚第二古老和布拉格第一古老的教堂。教堂结构非常简单,发掘中只看到了一个中殿和一个后殿,另外还有斯皮季赫涅夫王子(895-915)及其夫人的墓地。教堂保存完好的北侧部分位于布拉格城堡画廊之中,位于第二和第四庭院之间的走廊旁边。教堂遗迹中的部分白垩泥灰岩石灰石地板瓷砖和后殿祭坛基石清晰可见。游客可通过上方所述走廊和画廊中的玻璃看到教堂。

在圣维特大教堂下方有部分古旧教堂遗迹,这些是现有教堂建造前的产物。这里是圣维特圆形大厅的北侧后殿,在大约十世纪三十年代由圣瓦茨拉夫王子下令建造。较北侧而言,南侧后殿和圣瓦茨拉夫墓地则保存的更加完好。在罗马式圣维特教堂中还保留了圣徒科斯马和达米安诺地下墓室的东侧部分和后殿拱形结构。圣维特教区布拉格教会修道院则位于罗马式教堂的北侧。修道院南侧墙面则与皇家墓室相邻。

在圣维特大教堂和旧教长建筑之间有一片被遮盖住的发掘现场可通过城堡第三庭院的栅栏看到。这里是十一世纪圣公会圣莫里斯教堂遗址和罗马式圣维特教堂的西南侧遗迹(地下墓室西侧部分和后殿以及袖廊南侧部分和拱顶)。

当前第三庭院的正中央在十二至十三世纪时是圣维特大教堂和圣巴塞洛缪教堂的连接处,同时也是罗马式教堂的走廊北端所处位置,这部分目前暂不对外开放。

第三庭院路面下方还有一部分考古发掘现场藏于混凝土加固结构之下。这部分位于旧皇宫入口处和南翼区域。仅有一条从哥特式旧皇宫通向第三庭院西南角的狭窄通道穿过这里。通道起始处是十三世纪中期的皇宫侧翼地基,现已不复存在。同时这条通道还以一间规模较大十三世纪房屋和两间哥特式房屋地基为基础一直向前延伸。南侧可见部分为古老的石质建筑边角遗迹,和一座较大的两居砖石结构建筑。这些罗马式建筑的建造时间可追溯至十二世纪或十三世纪早期,比相邻的哥特式建筑要小很多。根据发现的遗迹推断,十世纪和十一世纪此处的最古老房屋建筑的风格可能更加朴素。通常为仅有一间屋子的简单结构住宅。

九世纪末至十二世纪上半叶的城堡护城墙遗迹也非常值得一提。

墙体位于罗马式房屋地基之上,1944年在城堡广场修建防火蓄水池时被无意发现。发掘团队将砖石结构拆除后,按照原型移至城堡并在发掘现场进行了复原。

得到现场工作人员和捷克共和国总统办公室历史遗迹保护部门的同意后,方可进入第三庭院下方的考古现场进行参观。

另外在圣乔治修道院的天堂庭院下方还有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发掘现场。1959-1962年Igor Borkovsky在进行考古研究时发现了修道院下方的古建筑砖石结构。该地根据现有回廊地基对现场进行了分区划分。

旧皇宫四周也被不少考古现场包围。北部皇宫庭院下方保留了部分十世纪防御系统城墙,与罗马式王子宫殿北侧的罗马式庭院外墙极为相似。

自十三世纪起,庭院中建设了各种各样的小型建筑和王子宫殿附属建筑。南部皇宫庭院下方有部分小型城墙,将十二世纪建成的通向王子宫殿旁南塔大门(现已不复存在)的通道隔离开来。这条通道始于目前的小城区五教堂广场并沿陡峭蜿蜒的斜坡一路向上。其北端现被保存于旧皇宫西侧瓦茨拉夫四世圆柱厅下方的深邃封闭通道内。以上所述的考古现场均不对外开放。

考古发现

1925年开始的集中考古研究提供了许多全新高价值发现,它补充了我们对过去城堡生活各个方面的认识。出土文物种类繁多,主要由不同种类的容器、建筑结构、炉灶瓦片和窗户玻璃组成,另外还有多种金属制品、硬币和骨制品,以及独一无二的珠宝。

其中最具价值的文物要数在墓地中出土的十世纪珠宝,而该墓地位于“家禽花园”之中。墓穴主人至少是王子随行人员,随葬品中可见金银首饰,其中部分很明显是大摩拉维亚国进口的饰品,而剩下的则是根据大摩拉维亚国原作在波希米亚制作的产品。在随葬品最为丰富的墓穴中,考古人员找到了饰有小颗粒的鼓型耳环、饰有动物头像的耳环、饰有玻璃(珍稀宝石替代品)的圆形纽扣、S型耳环和其他珠宝。

说到稀有文物就不得不提到“玻璃”,这件被称为“阿拉伯杯”的十三世纪文物饰有精美的镀金铭文和海豚装饰,另外在南翼地下室的“罗马水井”中还出土了一组十二至十三世纪的陶瓷器皿。

旧罗森堡宫窗户正下方堆积了非常厚的岩石层,多数是建筑碎石,而在碎石下方则发现了大量十五和十六世纪的厨余垃圾。除了常见的破损厨房器皿,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优质餐桌用陶器、玻璃杯和油漆彩绘瓶。另外除动物和鱼类骨头外,这里还发掘了蜗牛和牡蛎壳,充分反映了古代饮食的丰富特色。

炉灶上装饰精美的瓷砖也属价值极高的文物发现。以优质图案模型为基础制作的人物浮雕装饰还配有彩色釉面,有些甚至采用了镀金处理。

圣维特大教堂古代皇家墓室的重新发掘

捷克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总统办公室和布拉格城堡管理机构组成的专家团队经过多年的探索并在现代化技术的帮助下,发现了位于圣维特大教堂主祭坛下方的捷克国王和罗马皇帝查理四世遗物的原始存放地点。一些档案和历史手稿中曾提到了古代皇帝墓地的存在。但其现代发掘和对该地的精准定位及观察则经过五年充分准备直到2005年3月才正式实现。很显然这一发现具有重大意义。

布拉格城堡修复工程

布拉格城堡管理机构的修复和维护工作成为了具有世界水准的顶级工作场所。所有工作成果显著,特别是古旧纺织品的修复和维护。1998年,工作人员在布拉格城堡前淑女学院成立了部门办公室。1999年上半年正式启用。布拉格城堡管理机构曾考虑设立一个小型工作室以处理最珍贵的艺术品。为保护十世纪至十七世纪的独特殡葬纺织品并提升城堡大量挂毯藏品和圣维特大教堂圣神祭衣的修复速度,部门迅速调整了工作区划分理念。

如此一来,工作区便可处理除家具以外所有藏品的修复和维护工作,不再仅限布拉格城堡内部珍品。工作区共分为几个工作室——纺织品、挂毯和地毯以及艺术手工品。另外,还有单独的“湿处理”室——即高效清洁纺织品的多功能室。最后,摄影室也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摄影师拍摄记录了以上藏品的全部修复过程。